澳大小说网 书库 亚博国际官方授权网址言情 (红楼同人)红楼之当家太太 正文 (红楼同人)红楼之当家太太第7部分阅读

正文 (红楼同人)红楼之当家太太第7部分阅读

小说:(红楼同人)红楼之当家太太| 作者:未知| 类别:亚博国际官方授权网址言情

    大的看点也就是小团子抓周了。把小团子放到铺好的毯子上,雨涵搭眼一扫,书本、小弓箭、毛笔、玉章、小金银裸子等等都是寓意吉祥的东西,胭脂盒子什么的连个毛都没有。那贾宝玉是怎么抓到胭脂的?雨涵阴谋论了。

    小团子在毯子上依依呀呀的爬了会儿,终于不负佟嬷嬷教导的把小弓箭和毛笔抓在了手里,迎来一片文武双全的称赞声。

    雨涵把团子交给奶妈跟佟嬷嬷照看着,找了空拉着自家大嫂到了自己屋里,悄声问道:“嫂子,大哥哥有没有让你捎什么话给我?”

    她大嫂看看窗子,“可还安静?”看样子是有话要说了,应该还挺重要。“放心,半夏他们在外面。”

    “这就好,你大哥已经把人给了管事的,让你放心。你大哥还说了,让你们放开胆子做,特别是姑爷。府里出了这种事情,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心人想挖就一定能挖出来,怎样都瞒不住,倒不如索性敞开了让大家都看看,也算绝了后患。只是事后姑爷得上道折子请罪,当今最恨这类事情,估计一顿申斥是跑不了的。不过也不用担心,毕竟下人犯错,主家只是个御下不严的罪过。”说到这里就顿住了。

    雨涵静静的想了一会儿,“我会跟大爷说明白,到时候还要麻烦哥哥帮衬着些。”掂量掂量贾赦爱财的程度,好像也不是很难做到。

    听了这话,雨涵的大嫂才笑笑,又接着说:“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还有一点,你哥哥让我告诉你,现在瑚哥儿也过了周岁了,有些事你就该亲手管起来了。你婆婆毕竟年纪大了,有些事情也想不周全,虽说是当今的||乳|母,可当今是个铁面无私的,任谁犯了错也不会姑息。”看来大哥哥的意思是要趁此机会将权利牢牢把在自己手里,然后好好清理清理那些“污垢”。雨涵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我娘家那边传消息过来说,打量着王家是越来越失圣心了,明面上看着是不断高升,实际上却是离圣上越来越远,可怜他们还不自知罢了。你们家二奶奶可就是王家的姑娘,你是贾家的正经主母,有些事可要管住了。姑爷的丁忧也快差不多了,最要紧的是要提醒着姑爷点,别让他犯糊涂。”难道王氏现在跟王家勾着手儿?哥哥这是要贾赦离王家远点儿?可贾赦跟王家没关系啊?!

    “大嫂是说我家大爷···”雨涵拧着眉欲言又止。

    雨涵的大嫂拿着帕子掩嘴笑笑,“可是糊涂了,什么你家大爷,是一等将军府的大爷,真正撑门立户的掌舵人!”听到这里雨涵就明白了,原来是要贾家跟王家拉开距离啊!

    “还有一点,前不久老爷捎回的书信上说,让你约束着点别再传些什么四大家族的混账话。山东的孔家(假设有儒家正统)才是真真正正传承千年的大家族呢,也没见人家编出句什么话儿来。何况四大家族的名头听在有心人耳里可不就是结党营私么。”

    “太太姓史,二房弟妹姓王,听说王家还有个庶女跟着皇商薛家订了亲,拎起来就是一串,可不就是四大家族!我也犯愁呢,要不想个法子把二房分出去单过?”雨涵想着没有王氏的日子,越想越美。

    “你也别着急上火的,事情得一件一件的办。现在分出去倒也容易,只是如果二房真出了什么事你们大房这边真能不管?别说你婆婆同不同意,就是姑爷也不会同意,还有外面的悠悠众口也饶不了你,旁人可不管是不是你的错,只要姓贾就跑不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呢,大不了各管各房的事。”雨涵的大嫂带点同情,还有点庆幸。幸好啊,自己嫁的人家还算和睦,丈夫上进,公婆都不在身边,自己管着家事,也不用看人眼色。

    雨涵耷拉下脑袋,有些无精打采。两人又有的没的胡乱扯了些,也就出去了,长时间不露面毕竟不好。

    ——————————————————————————————

    又是一个月过去,流白姑姑终于拿着一摞证据来了。这次特意留下了流紫姑姑和佟嬷嬷,这两位都是管理内宅的老手了,听了也能说点意见。

    “大奶奶,这些是赖大一家做下的事,这些是周瑞的,那边那些是那些有问题的管事的。有些事跟着内宅里的婆子丫头牵扯着,只是我们都在外边也不好查,是不是要查下去还得奶奶发话。”流白姑姑和她男人一直管着外边的事,人脉都在外面,里头的事更复杂,还真是不好查啊。

    “里面的事先不急,咱们先处理已经查清楚地。流白姑姑你先大体说一下,就先拿着放利子钱的两位开刀好了,其他人暂时先不动他们。”有时候拿着证据威胁人为我所用,比重新换上个不知道听谁话的人好多了。

    “先说这周瑞吧,以前在王家当庄子管事的时候,就偷偷给佃户们加过租子。还逼着个交不起租的佃户卖了女儿,又拿着这个女儿当人情送给了王家的一个旁支少爷做妾。再后来就是偷偷放利子钱,至于放了多少已经查不清了,不过应该不超过三千两。也是凑巧了,在咱们当铺的本子上还有些他当东西的记录,看着都是些好东西,应该是从王家顺出来的。

    跟着二奶奶来府里之后倒是安分了一段时间,也就半年多之前撺掇着用了赖大的名头,自己出钱算是两人一起放利子钱,然后再平分利息。林林总总算下来,放了差不多有五千两银子,想着应该就是先试试深浅,就算是露馅了这些银子也能赔得起。要是有还不上的,就报出贾府的名头,下头的小差役得上点银子也就算了,是以才没听到风声。去年秋里,拿着二百两就买了一座宅子,苦主听见贾家的名头至今不敢伸冤。还有些其他的事就是些小打小闹,都记在上面了。”行,原来当个小小的管事就这么赚钱,真长见识!

    “至于赖大一家的事就更多了,直接从赖嬷嬷开始吧。赖大没当大总管之前,外头的宅子就已经不比一般的富人家差多少了,据在赖家伺候的人说,里面也有不少平常人家见不到的好东西,这些怕不都是赖嬷嬷的功劳。

    后来凭着太太恩典,赖大做了大总管,捞钱的手段就更上一层了。那些往府里送收益的管事哪回来都得专门给他备一份礼,手下的那些小管事更是什么好处都分他一半。这么说吧,府里厨房采买上人报账的时候一个鹌鹑蛋就是一两银子,那么最少有四钱银子落在了赖大手里,两钱落在了其他那些大管事手里,还有三钱由那些采买分了,剩下一钱或者说不到一钱就是买鹌鹑蛋的了。

    平日里走出去,一般人都要卖他几分薄面,就算是贾家旁支的那些爷们谁不是巴结着他。他们家大儿子一落娘胎太太就给了自由身,如今比着那些公子哥儿也不差什么。这放贷之事,钱财具是周瑞出的,平常的事物也是周瑞在忙活,他也就占了个名头白拿着分红。要真是以这事为理由还真是扳不倒他。”刁钻j佞,手段圆滑,说得就是他。屋里的四人陷入沉默,如果真扳不倒他,就得小心反扑了。

    “大奶奶,您说这其中真没有太太和二夫人的事吗?我怎么觉得不大对劲呢!”流紫姑姑认为每一个下人背后总会站着一个支持他的主子,就算没有支持也是默许。

    倒是佟嬷嬷笑得满脸褶子的说:“不听话的奴才犯错,跟主子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有关系,那也是没关系,咱们得相信一定没什么关系才对。辛劳一场帮着他们清理门户,怎么着也得落声感谢才好。”

    “噗,还是嬷嬷有见解,咱们只处理不听话的奴才,一家人总要和和睦睦的才好。”笑了一会儿,雨涵严肃下来说:“这个赖大还是得想法子处理了,大嫂子捎话过来,这事一定不能拖!”

    “嗯,他就没顺过什么东西出去?或是说没什么其他把柄?”

    “有,不过都找好了替罪羊,事情闹出来了也动不了根基,最多给他搔搔痒。”流白姑姑也很无奈,这赖大还真是个泥鳅。

    雨涵想了想,心一狠,“把他们家有多少家财算出来,我要给他好好算算账,让大爷好好看看自己无端少了多少财物!”抓不住把柄我就抄你的家,你还能把家藏起来不成!比主子还富的奴才,倒是要好好解释解释哪来的这许多财产。

    作者有话要说:红楼里贾母真的不知道王夫人和凤姐儿放贷的事么?我表示森森的怀疑啊!

    小团子揪着他爹胡子说:“爹,我想吃肉。娘坏,嫌我胖都不让我吃肉。”

    贾赦哀怨的瞥一眼雨涵说:“团子,爹也想吃‘肉’啊。你娘坏,连肉汤都不给我喝。”

    雨涵表示很无辜,都是作者写的,你们去找她!

    32、抄家

    等着贾赦回到荣禧堂,跟着小团子玩了一会儿后,雨涵就让奶娘先把团子抱出去喂奶糊糊了,又赶走了屋里伺候的人,坐在桌边摆出了一副谈判的架势。贾赦看得莫名其妙,不过也不自觉的坐端正了。

    雨涵沉默了一会,拿出流白姑姑整理好的周瑞和赖大两家的财产表,“我今天摆出这个阵仗来,是有些事要给大爷说,还请大爷一会儿别太激动,慢慢听我说。”贾赦被压抑的气氛弄得有点不适,不太舒服的动动身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以前咱们俩说事儿也没这个样子啊。”

    雨涵抿抿嘴唇,想了一下才开口:“前段时间流白姑姑忽然进内宅来给我请安,给我说了个事,她家男人在外头听说咱们府里有人放利子钱,用的还是咱们府的名头···”旁边的贾赦眉头皱得死紧,估计也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太太曾经教过利子钱怎么赚钱,还说那是有损阴德的勾当,有损子孙计千万不能做,而且朝廷也是严厉禁止的。我想着,咱们府里的主子都是大家子里的,如何会做这些勾当。于是我就让流白姑姑的男人好好地查查,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冒用主子的名头做腌臜事,结果还真是有些不知死活的。”声音渐渐地由温柔变成了狠厉。

    贾赦已经拍桌子了,“谁,是谁这么干,不知道放利子钱按律是要抄家灭族的吗?!我非撕了他不可!”切,你是老虎么?还撕了人家!如果没有这些当主子的纵容谁敢那么干。

    “大爷先别发火,等会才是重头戏呢。”倒杯茶塞在他手里,“查出来是那边二奶奶的陪房周瑞和咱们府里的大总管赖大,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看看,这是一些借银子的人手里的契纸,只是上面只有周瑞的名字罢了。”拿过一叠按着红通通手印的契纸摔在桌上,雨涵如今看见这些东西就好像又看了一遍白毛女一样。

    贾赦一张张的翻着,脸色越来越黑,“这些是怎么来的?周瑞!真是天大的狗胆!”

    “拿着我嫁妆铺子上的银子换来的,大爷你还是看看这些再生气吧。”把那份精心准备的“财产分析报告”放在贾赦手上。哼,看完了你要能受得住我名字倒过来写。

    贾赦疑惑的翻开,“这个又是什么?”雨涵这会儿倒是很淡定的喝茶。

    “啪”一个茶杯阵亡了,看来桌边已经不安全了,雨涵拿着桌上那些证据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坐在炕上慢慢的等着他发泄完。

    “咚···啪···砰···”贾赦赫然已经化身黑魔王,周围的东西都遭了“不测”。幸好啊幸好,我有先见之明,已经让人把贵重的东西都收起来了,雨涵拍着胸脯庆幸着。“哐···”真厉害,一脚就把架八扇屏风给踹倒了。

    “好,好,真好啊!做下人的比主子都富有了,是不是再过两年就该着我们贾家的主子们求着他赖家过活了?!”不得不说贾赦你还真有做神棍的潜质,红楼里贾政可不就是向赖尚荣借过银子么!而且贾政要借五百两,人家只送了五十两寒碜人,想当年凤姐儿随便打发刘姥姥也是二十两还带些其他东西的啊。

    雨涵看着贾赦甩袖子就要往外走,赶紧站起来紧走两步抓住他袖子,“大爷,你要去哪儿?”这货不是要到人家跟前质问吧!到时候史夫人出来一搅和,空出时间来把值钱的东西都藏起来,岂不是功亏一篑!

    “我倒要好好问问这么多东西他赖大是怎么来的,莫非是天上掉的地上长的不成?!我还不知道一家子奴才能挣下这许多东西,说不清楚我今天就打死了他。”二不是病,二起来要人命啊!动点脑子行不行,谁能证明这张纸上的是真的,到时候东西一藏光剩个空架子,人家还能说你诬蔑。见到东西再去也不晚啊!

    “大爷等等,你我谁也没真的亲眼看到这些东西,只是流白姑姑的男人找人查出来的,还不能保证真假。总不如到时候直接抬着东西到太太面前对质,也有底气不是。”这儿还等着抄家呢,听着流白姑姑说大哥借过来一个对藏东西很在行的人(好像还是盗贼出身,也不知道怎么成大哥门人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灵。

    “我这就领了人去把赖大的家给抄了,看那狗奴才到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对了,你那个陪嫁姑姑的男人是谁,让他过来一起去。”真是心想事成!

    “我就担心大爷可能会问,特地让他在门房那里等着呢,还有当初帮着他去查的那些人都在呢。”好加在,只要他去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基本上赖大一家是必死无疑了。如此一来史夫人的两只手(掌内宅的赖大家的和掌外宅的赖大)就算是折了,以后做事也不能跟以前一样肆无忌惮了。

    等着看不到贾赦的影子了,雨涵才叫过来流紫姑姑,“传话出去,就说事儿成了,找人通知那些借过利子钱的人明天到府门口堵着,拿了咱们的银子也得出出力。”周瑞,我手里有你按了手印的借据,再加上那些人当面指证,看你还怎么辩!这样王氏那儿的周瑞和周瑞家的也同样废了,以后应该就没有放贷这回事了吧,当然为了以防万一王氏是绝对不会握着管家权的。

    雨涵让人收拾了被贾赦砸的稀巴烂的屋子,一个人在那儿走来走去。别看想的那么轻松,真到跟前还真有点紧张。一直等到天快明了,才见到贾赦一脸疲惫的走进来。

    雨涵赶紧拧块帕子递过去,等着贾赦收拾好坐下来喝了杯茶,雨涵才开口问:“怎么样?有没有出岔子?”

    贾赦一脸悲壮的神色,看得雨涵都有了想哭的冲动。哥哥哎,准备都这么充分了您怎么还办不成呢,难道注定我多灾多难?囧!“没事,以后还有机会,只要仔细总能找到他的错处。”

    贾赦终于憋不住了,哈哈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会没办成!抄出来的比单子上的东西还要多呢,这次就算是太太想护着也不行了。那些搜查的人里面有个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夹壁墙里的暗盒都能找到,要不然那颗翡翠白菜还不知会便宜了谁。”看来那人还真是有些手段的。

    “好啊,我在这儿担心了半宿,你还来吓我。”使劲锤了他几下子。

    “走,去床上歪一会儿,等着天亮了还有得忙呢!”看来贾赦也明白自己娘的脾性,知道明天不会善了。

    两个人歪着躺了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丫头们打水的声音,两人起来,换了套衣服洗漱好。贾赦随手指了个小丫头,“去,看看二爷和二奶奶收拾好了吗,让他们赶紧到太太那里。”然后两人赶紧填了几块糕点在嘴里,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还是先垫垫吧。

    走进史夫人的院子,里面静悄悄的一点没有平时的热闹,两人对视一眼,经过昨天大张旗鼓的闹腾估计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吧。

    小丫头看到两人赶紧打帘子通报:“大爷大奶奶来了。”里面随着就传出一声“哼”,看来史夫人气得不轻。

    “太太早安。”规规矩矩的请安。

    “我不安,你们没把我气死就算不错了!反正过几年我也该去陪老爷了,如今是没人把我放在眼里了!”说着还轻轻拍了拍桌子。雨涵耷拉着眼皮沉默,安静的当着壁花。心里默默吐槽,就会倚老卖老,等你到了地下敢对着国公爷说你做过的事儿吗!

    贾赦和贾政这哥俩扑通就跪下了,“儿子不敢!”还狠狠的磕了三个头。

    “起来吧,我也知道你们两个是孝顺的。”说着还扭头看了雨涵一眼。那意思是只要你儿子不孝顺了就是别人教唆的?而且这个别人目前是指~我?雨涵面上很淡定,心里很暴躁。

    “赦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去抄赖嬷嬷的家,也不想知道,你把人家的东西还回去,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你就还是我的好儿子···”哈,怎么有种当初看nc小说,里面男主角对着自己父母大吼只要你让xx嫁我我就还是你的好儿子的感觉?神啊,要不要这么幼稚吆!

    “太太说的话恕我难以从命,您怎么不问问儿子从赖大家里都抄出些什么。东西连上现银总共有三十五万两银子不止啊,这还不带那座大宅子和园子,试问太太咱们府里有几个主子能拿出三十五万两银子?如果太太不信可以亲自去看,那些东西我都放在客房那边了,光里面的那个翡翠白菜就值五万两以上。”说完贾赦就跪在地上低着头不再看史夫人,贾政一看自己哥哥跪下了,得,自己也跪吧,两人跪在地上颇有些难兄难弟的感觉。

    史夫人一时无语,坐在上坐微闭着眼。正在这时,门外边一个小丫头气喘吁吁的说着话,“好姐姐,快点通报,出大事了···”。史夫人猛得睁开眼睛,“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让她进来。”

    进来的小丫头马马虎虎行个礼,“太太,不得了了,咱们大门上忽然来了好多人,吵吵嚷嚷着要咱们贾家清理门户呢,听说都引来官差了,大爷二爷快去看看吧。”

    跪着的贾赦和贾政听了这话,赶紧起来对着史夫人行了个礼,就出去了。在场的除了雨涵心里有底外,其他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史夫人也顾不得赖家了,不断的让人到外边打探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赖大家一家都是卖身给贾家的,唯一一个自由身赖尚荣还是史老太太特别恩典,贾赦应该能抄他们家吧。作者查了些资料,不过可惜的是没有查到。如果出现了大bug还请谅解。

    五岁的小团子有天听到自个儿爹当年的英勇事迹,抱着老爹大腿就要让他细讲当年,于是贾赦开始baba···

    小团子听完了很过瘾,发下宏愿:“我长大了一定把咱们家里所有人的家都抄一遍。”

    贾赦满头黑线~~

    33、处理

    “太太,有消息了,二门上的小厮刚刚传话进来,说是咱们家有人放了利子钱,现在大概是有些人还不上钱就来咱们府门口闹了。”一个被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婆子急匆匆的进来回禀说。

    “胡闹,咱们府上怎么会有这种事,告诉大爷二爷,赶紧把些刁民赶走是正经,省得败坏了咱们府的名声。”雨涵默默的鄙视她,事情出来了不考虑怎么解决问题扭转局面,反而只想着怎么掩饰,果然是鼠目寸光。不知道所谓超过两个人知道的事就不再是秘密么,贾家要是有政敌瞅准机会写个折子递上去,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话说回来,贾赦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吧,可别关键时候颓了。

    ————————————————————————

    贾家大门口,台阶前面的空地上站着几十个人正吵吵嚷嚷的喊些什么,周围围了一圈又一圈看热闹的,还有几个官差正维持着秩序。贾赦和贾政正在跟一个穿着官服的人站在门槛内说话,“贾大人,如今这事情闹得有点大,咱们也不好犯众怒的就这么当场抹平了,况且传出去对贵府的声誉也不好,您说是不是?”贾家可是有个当今圣上的奶娘在呢,可不能得罪了。

    “这位大人您秉公办案就好,我也会马上写折子请皇上治我治家不严之罪。我们贾家容不下这种天良丧尽不讲仁义的狗奴才,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对着那人拱拱手,转过身来对着下面的民众大义凛然的喊起来:“各位,请静一静,听我说两句。我就是贾家的当家人,府里出了周瑞这个败类是我治下不严,在这里给各位请罪了。”说着就是一弯到底。没人注意到贾赦说我就是贾家当家人这一句的时候,贾政脸色变得很难看。

    “大家放心,我绝对不会姑息纵容了他,定让其承担后果付出代价。这里是你们当初签下的借据,现在我就一把火烧了。还请大家做个见证,我发誓我们贾家不管什么时候也绝对不会做出放利子钱这类黑心肝的事情。”旁边的小厮很有眼见的递过来火折子,一把火烧了所有的借据。下面瞬间就沸腾了,叫好声,感谢声连成一片。事实证明,贾赦有些时候还是很精明的。

    贾赦指着几个自己的心腹,“你们几个,现在就去把周瑞绑来让大人们带走。”旁边贾政凑上来抽抽嘴角本来想跟自家大哥商量一下的,但看到他那副严肃正派的模样又悄悄缩了回去。

    等着周瑞被堵着嘴压上来的时候,下面人又是一阵马蚤乱,甚至有位老大爷脱下鞋子就砸到了他脸上。贾赦继续维持着自己严肃公正的形象,“各位不要激动,现在我就把这个败类交给官府,他的罪自有王法制裁。大人,请!”很帅的让出一条道来。贾赦看着不断挣扎着被压走的周瑞,心里的小人儿挥着小手绢哈皮,好走不送哦。终于,终于有一次压过二房了,哈哈,看看我们大房的下人,哪个不是老老实实的,再看看二房,这就是差距啊!

    虽然可能会被因为这事被上面申斥一顿,但贾赦依然觉得心里很痛快。只是他的痛快还得憋着,继续装淡定,“我再补充一句,以后有谁再拿着贾府的名头胡作非为,各位尽管去衙门告状,或是来贾家找我,我定会为大家做主。好了,现在就先散了吧。”

    ————————————————————————————

    回到史夫人院子里,贾赦和贾政哥俩就被妇女三人组给围住了,最有权威的史夫人最先开口,“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又是利子钱又是拿人的,还跟着官差扯上了关系?这又是谁出了什么幺蛾子?”史夫人很愤怒。

    “太太莫急,不是什么大事已经解决了。”贾赦扶着史夫人坐回上座,还很贴心的让伺候的人换了杯新茶上来。

    “扑通”,又是一声跪,雨涵翻个白眼,今天是下跪日吗,怎么个个都这么喜欢跪呢!“都怪儿子治家不严,如今不仅连累了贾家的名声,还得害大哥受罚,请太太责罚。”贾政哽咽着俯身趴在地上。

    “二弟别这么说,周瑞那个奴才胆大包天,假借着贾府的名头私放利子钱如何能怪到你头上。如今已交给官府治罪,跟咱们再没关系了的,你也不必过分自责。”当然,小小的自责一下我还是很高兴的。

    “周瑞!老二媳妇,你带来的好奴才!”王氏早在贾政说出周瑞名字的时候就已经跪下了,如今看史夫人发火更是吓得战战巍巍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的磕头请罪。

    “起来吧,还真是多事之秋,什么事都赶在一起了。老二媳妇,那个周瑞从今往后跟咱们贾家再无关系,周瑞媳妇你也不要再用了,听明白了?”当然得赶在一起,因为周瑞的事和赖大的事根本就是一件事,只是分成了两半而已。

    “老大,你说说吧,赖大的事情你想怎么处理?你是咱们府里当家做主的,该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只是赖嬷嬷是我身边的老人儿了,我可不想看着她临了临了连棺材本儿都没有!”也就是说不能处理的太过,至少要让他们家能过上平常日子。我勒个去,被人那么贪污还为人家着想,史夫人,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您如此圣母呢!

    “那是自然,赖嬷嬷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老嬷嬷,儿子自然不会太过分。就把他们一家全赶出府去,再给五千两银子当花用,如何?”五千两银子,够一般的小康之家花用一辈子了。

    “凑个整,一万两吧,那么一大家子人少不了用银子的地方。”于是这事情就这么一锤定音了。雨涵看着自己准备了那么久的大事如今就这样结束了,真有点虎头蛇尾的滑稽感觉。

    继而,史夫人脸上表情一整,换了个话题。“老大媳妇,今天还没听见你说话呢。我和老二媳妇身边的奴才出了这档子事情,算是把脸面丢尽了。看着你身边的人个个都是好的,也给我们说说都是怎么调\教的。”史夫人到底是经历的事情多,转头就想到雨涵关于今天的事情肯定脱不了关系,就算没直接插手至少也推波助澜了。

    看来今天的跪自己也免不了了,“太太,媳妇不敢。”至于不敢什么你就自行脑补吧。“太太见多识广怎么能是媳妇比得上的,媳妇愚笨,所以挑下人的时候也就尽捡些愚笨的罢了。”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没证据说出的话,也就是当个笑话听。

    “哼,这话可就谦虚了,你可不愚笨!你要是愚笨这世上也就没几个聪明人了。”语气相当的不以为然。贾赦的神色倒是有些骄傲,那是,我媳妇是最聪明的人!

    “起来吧。你敏妹妹的日子也近了,我这儿本来就忙,等着赖大家的出去了,就更不凑手儿了。现在团子也大一些了,老大媳妇你平日里也多帮着我点,等着敏儿出了门子这一摊子事也该交到你手里了。这人啊老了就得服老才行。”奇怪了,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诡异呢!这史夫人没被外星人附体吧?!

    等着贾赦夫妻和贾政夫妻都离开了,史夫人挥退了众多伺候的人,单留下当年自己的一个陪嫁丫头说话。

    “金宝,咱们如今都老了啊,不顶事儿喽。”(吐槽:贾母和王夫人身边丫鬟的名字好些都比较“贵重”,像贾母身边的琥珀、珍珠,王夫人身边的金钏儿、玉钏儿。)

    “太太有福气呢,大爷和二爷孝顺,如今又有了大胖孙子,就连当今圣上都是太太奶大的,这等福分谁能比得上!”

    “还是你会说话,我如今也只能跟着你聊聊心里话了。你说我是不是真该依靠着老大过老封君的日子了?看老大简简单单处理了周瑞和赖大我才发现,这贾家真正的当家人还是老大啊。谁身上还没个泥巴点子,可是老大用当家人的身份拿着忠孝节义一压,这沾了泥巴点子的人立马就变成了个泥人,再没有一块干净地方。就算我不愿意,可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违了大义啊。哎!当家难啊,都是我儿子,我总要让他们两个都吃穿不愁的才好啊!”如果你一定要次子也享受长子的待遇,这确实挺难的。

    “要我说,太太您也不用发愁,等着他们自己有了两个儿子也就知道了。不当父母哪能体会父母的难处呢?再说了,太太今儿不是示意大奶奶管家了么,大爷肯定知道您心里也是有他的。平日里您对二爷的照顾,二爷肯定也心里有数。”

    “哎,但愿吧!”大儿子与小儿子的平衡问题一直是史夫人心里的结。小儿子本身没有爵位已经够委屈了平日里难免偏疼了些,看在长子眼里自然就成了偏心。天知道,她的本意真的不是偏心啊!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是我搜资料时看到的一段话,感觉很有意思,放上来与大家共赏:

    由丫鬟之名看贾母和王夫人

    贾母的大丫鬟,名叫鸳鸯。其他的丫鬟出现的比较少,就不多说了。还有两个丫鬟却是不得不提的:袭人和晴雯。这两个丫鬟本来是贾母房中,后来便给了宝玉。

    有人也许会奇怪,贾母的丫鬟怎么会起“鸳鸯”这个名字?难道只是为了“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这一回目?

    那鸳鸯,本来是多情的象征。在红楼中,最多情的一对,大约就是贾宝玉和林黛玉了,这就是“木石情”。

    袭人,是芳香缭绕的鲜花;晴雯,是彩云相伴的月亮。花与月,很浪漫的感觉。

    常见的说法,是袭为钗副,晴为黛影。那么,袭晴之争的结局,大约就暗示了钗黛之争的结局。

    鸳鸯的结局,前八十回中没有。可惜,也没有她的判词,因此也不好枉加推断。

    王夫人的丫鬟,大约就是金钏和玉钏,还有彩云或彩霞。彩云和彩霞有些分不清楚,姑且认为是彩霞吧。

    有时也会奇怪,怎么死的是“金(钏)”而不是“玉(钏)”呢?这种想法的基础,是由于书中的“怀金悼玉”。这里,“金”是宝钗,而“玉”是黛玉。

    其实,在我看来,王夫人的“金玉”二钏,乃是指“金玉良缘”中的“金”和“玉”。金钏死,则“金玉”分离。这就预示了“金玉良缘”的最终解体。

    由“彩云”或“彩霞”,很容易联想到“彩云易散”或是“枕霞”,都是一种美而易逝的东西。在我看来,很像是一场美梦。

    最后,在“来旺妇倚势霸成亲”一回,彩霞也去了。

    在红尘中,成就了“金玉”。可是,好景不长。当贾府破败,宝玉撒手。这场“金玉缘”,就像是一场黄梁美梦。最后,便如彩云一般地散去了。

    宝玉绝尘,就是因为不忘“木石前盟”。因此,这意味着一种回归。

    34、立威

    在回荣禧堂的路上,贾赦瞄着雨涵试着张了好几次嘴到底没说出什么来。等到了屋里,打发出去了伺候的人,终于忍不住了,“雨涵,你说太太对着赖大他们一家是不是太好了点?五千两银子已经不少了,好点的铺子也得一年的收益呢。要不是这种种的顾虑,我能让他们净身出户!”

    那当然得好了,这一家子人帮着史夫人做了不知多少事,真要得个落魄下场,还不知道会不会拼个鱼死网破毁了史夫人的名声。不过这样也好,虽然说损失了一万两银子,但好歹是把最大的蛀虫赶出去了,还能敲山震虎让那些有小心思的人认清楚谁才是贾家的主子。

    雨涵自己想清楚了,劝贾赦的话张口就来,“得饶人处且饶人吗,这赖大一家毕竟是府里的老人儿,还是的顾着些颜面。太太年纪大了念及旧情想让他们出府以后过得体面,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大爷就当是花一万两给太太买个高兴。”看着贾赦还有点不高兴,雨涵转转眼珠,接着说,“也可能是周瑞做的事太过分让太太伤心了,结果两相一对比,觉得赖大也不是那么罪无可赦,就放了一码。”这句话就是真的在胡诌了,史夫人巴不得王氏的左膀右臂都没了好便于控制呢。伤心?高兴还差不多。

    是啊,今儿周瑞一家可真没讨到好,周瑞送官了,家里人也被赶出去了。向来偏心老二的太太别说求情了,还亲自发话把他们家的人赶出去,还真是头回见到啊!这下贾赦心里舒服了,嘿嘿,老二家的以后连个帮手都没有,家里的上上下下还不都是在自己媳妇手里。看来太太的心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偏向老二的吗,这次还算是公正的,贾赦这个二货自认为真相了。发现自己老娘心里还是想着自己的,贾赦很兴奋,“团子呢,应该醒着呢吧,我去看看他。”兴冲冲的抱儿子去了。

    雨涵看着贾赦的背影摇摇头,算了,让他高兴高兴吧,可怜的娃儿还是很缺母爱的。

    ——————————————————————————

    自从出了赖大和周瑞的事情之后,贾府里下人们的龌龊少了不少,怀着小心思的人也都暂时安静下来,倒是出现了少有的清明气象。

    而史夫人也渐渐的察觉出来这整件事都是自己的大儿媳妇在后面推着的,而自己的大儿子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要不然老大绝不会突然没点风声的就抄了赖大的家,那些借了利钱银子的人也绝不会就那么恰好的出现。不过幸好赖嬷嬷还算比较忠心的,没有乱说话。纵使不愿手里的权利也一点一点慢慢的移交到了大儿媳妇的手里,不交也没办法,也不知道那贾张氏使了什么手段,把那些庄子铺子的大小管事一个个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没有了外面的收益,就算强抓着内宅的事务也没什么意思。

    二房里的王氏或许是认识到自己根基甚浅还不能与另两个人相提并论,或许是意识到抓紧自己丈夫以后生个儿子才是目前最重要的,还或许是没了帮手有心无力,总之也渐渐停止了到处蹦跶收买人心的行为。开始对着贾政嘘寒问暖,两人的关系倒是比之前亲密了许多。当半夏告诉雨涵的时候,雨涵悟了,我还奇怪在贾政跟王氏那种虽不至相敬如冰也差不多了的关系下,王氏是怎么生出三个孩子来的,原来如此啊!

    既然找事的人都不蹦跶了,雨涵也不会去故意挑逗人家,整天教教小团子走路说话,再管管家事,有时候跟着贾赦闹一闹,倒也和乐。雨涵自己小时候喜欢听她二哥给她读三字经,现在则喜欢给自己儿子读三字经,只是每次读都从人之初三个字开始读起,让贾赦没少嘲笑她。

    ————————————————————————————

    又到了金陵的管事们送收益的日子,那些人虽说没有京城里面的管事消息灵通,但还算是有些人脉,关于府里的事情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些,交上来的银子明显比以前多了一些。但也就是一些而已,算是对着新上台的当家人表表态,都是些老j巨猾的人物,谁也不会忽然多交出一大笔来,明目张胆的告诉其他人说自己以前贪污了。

    雨涵看着一本本几乎没有漏洞的账本笑笑,抬手摔在桌子上。真是可惜了,要是遇上一般人说不定就糊弄过去了,偏偏遇上了她这个上辈子学经济管理的,也只能认倒霉了。“茯苓,吩咐下去,把大堂布置好,明天我要见见金陵来的管事,看看都长了什么三头六臂。”茯苓答应一声就要出去,雨涵出声叫住,“把这些账本子搬回去,你好好看看,把不对的地方圈出来。好好看,这些可不是经常能见到的,我还等着你成为下一个流白姑姑呢。”茯苓心细沉稳又对银钱敏感,还雷厉风行,在四个人里是最像流白姑姑的,如果以后能有个女儿倒是陪嫁的好人选。

    第二天,雨涵在史夫人那里立完规矩,刚抱着小团子逗了一会儿,就听到半夏来报说管事们都到了二门了。整整妆容,领着几个丫头,又带着早就选出来的几个粗壮的婆子,到了大堂里的十二扇屏风后坐定,才发话说:“让那些小丫头都回避,不相干的人清理干净。把管事们都请进来吧。”

YB亚博娱乐老虎机yabo88ios下载亚博国际官方授权网址    过了有一刻钟的功夫,十几个管事一起走进来,对着屏风行完礼后雨涵说话,“各位为贾家尽心尽力这么多年都不容易,我在这儿先谢谢各位了。”站起来弯弯了腰,至于有没有人能受得起这个礼,大家你知我也知。管事们赶紧行礼说不敢。“大家都坐吧,我年纪轻,以后有些事还得继续仰仗各位,还请各位不吝赐教。”赐教二字说得及其重,那些管事的心里不由发苦,谁还不知道赖大总管跌倒就是您在背后使劲呐,今儿有能讨到好的就不错了。一个个只坐了椅子边儿,就等她突然发难。雨涵一看这做派,好嘛,心里都很有数啊,那也不用多铺垫了,直接来吧。

    “孙婆子,把这东西拿给管祭田的王管事看看。”示意身边的茯苓找出祭田的账本递给孙婆子,屏风外面有个人站起来接过去。

    “王管事,能不能教教我你手里拿的那是什么?”雨涵声音极其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